Friday, May 31, 2019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388):被詛咒的電影:地獄之門:最致命的電影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388):被詛咒的電影:地獄之門:最致命的電影

歐美與亞洲的恐怖電影不同處,在於亞洲多半以創作為主,但歐美大多數以真實事件改編。由於歐美電影公司為了要求真實,往往會挑戰禁忌傳說。例如到真實兇宅拍攝,甚至到當地原住民的禁地拍攝。當然此舉也往往讓拍攝人員遭到一些詛咒。1970年,一家製片商為了要挑戰拍攝恐怖電影的極限,試圖突破禁忌,採用真實的古老咒語作為部份台詞,缺招來許多無法解釋的神秘現象,讓拍攝不得不中斷。一直到了1988年,製片商利用剪輯的方式,補完此影片無法拍攝的部份。然而,似乎遭到詛咒一般,這部片再度無法如期上映。在塵封20年後,當時的兩位導演認為,此片不上映是一件可惜的事,於是他們帶著此片參加獨立影展,在近40年後,此影片終於再見天日了。
Source:https://cdn3.movieweb.com/i/article/CTyDW62QTebVtziUrlZDWwZfW9HBSm/798:50/Antrum-Trailer.jpg

這部名為地獄之門:最致命的電影(Antrum: The Deadliest Film Ever Made)是由兩位專門拍攝狂熱(Cult)電影的導演大衛阿迷駝(David Amito)及麥可拉契尼(Michael Laicini)合作,共同拍出的電影。然而,在一開始的準備工作,就已決定這部電影被受詛咒的命運。起初在蒐集素材時,其中一名工作人員到中東國家的古董店中,找到一幅寫滿阿拉伯文字的羊皮卷軸。當地人說,上面寫的是開啟另一個世界大門的古老咒語。工作人員為了讓劇組瞭解其內容,特地找人翻譯成英文。

在進行翻譯時,翻譯人員突然離奇的死亡。為了讓拍攝工作能夠如期進行,工作人員只好找另一位翻譯人員進行翻譯。然而,數天後,第二名翻譯人員在不知明的原因下,放棄翻譯的工作。雖然第二名翻譯人員沒有多說什麼,但工作人員從旁得知,這名翻譯人員遇到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,差點連命都沒了,且他大約知道這羊皮卷軸所帶來的恐怖,於是主動放棄翻譯工作。不過兩名翻譯人員翻了大約三分之二,因時間關係,工作人員只好利用翻譯完成的部份,作為電影裡的咒語台詞。

這部電影是說一對小兄妹,因寵物死去,他們想要利用古老咒語,讓這寵物的靈魂從另一個世界回來,類似禁入墳場、詭墓(Pet Sematary)的劇情。相同之處為兩者都利用古老的傳說,讓寵物復活。不同的是,一個是利用咒語,一個則是利用美洲印地安人的聖地或禁地。在拍攝途中,許多人遭遇到不同的靈異事件,但幸好的是,沒有人因此而死亡,最嚴重的就是被車撞到,或是從樓梯上無緣無故地自摔。

在拍攝現場更是出現大量的靈異事件,例如不明的符號與古文字突然出現在片場的佈景牆上,而不明的鬼影則是充斥著片場。當時的導演認為,因為演員們在片場唸了咒語,以致於另一個世界的門被打開。所幸咒語並不完全,所以未造成更大的災難。因為兩位導演的堅持,即使在問題重重的情況下,電影還是如期完成。

在首映會後,大部份參與的觀眾感到不安,甚至有些人感到放映廳裡,似乎有其他無法看見的能量存在。更離奇的是,在首映會結束後,唯一的母帶居然不翼而飛。除了放映人員外,任何人都無法接近母帶。不過由於是低成本B級電影,也就是非主流電影,加上一連串無法解釋的事件發生,製片商認為,這應該是某種詛咒,所以不再追究。

一直到了1988年,在整理這部電影的母帶,麥可拉契尼在整理倉庫時,突然發現這部影片的母帶,此電影才得以重見天日。製片商與兩位導演帶著影片,在歐美的恐怖片影展上放映時,仍造成部份人的不安狀態,但較第一次放映時的情況好很多。這部影片巡演一輪後,又在不知名的情況下,製片商不再放映。據說,是因為製片公司及影展現場,再度出現無法解釋的恐怖現象。

到了2018年,各種恐怖片出籠,製片商與兩名導演認為,這部電影符合狂熱份子的口味,於是帶著影片,再度參加恐怖片影展。也許是隔了數十年,詛咒威力減弱,放映時,雖還是有極少部份人感到不安,但大部份人並未感到任何靈異現象。相反地,頗受狂熱份子喜愛,於是部份電影院與製片商與兩名導談妥後,預計將於2020年正式公開上映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