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第一集與第二集在台灣、香港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華人地區熱賣中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第一集與第二集在台灣、香港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華人地區熱賣中

Friday, March 24, 2017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0~264):詭異的曼菲斯大學宿舍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0~264):詭異的曼菲斯大學宿舍

去年Shawn有介紹過,在出差美國曼菲斯大學時,住那裡的學生宿舍後,生病發高燒一週的事。回想起來,有幾件非常詭異的事,Shawn到現在都無法忘懷,由於前幾天,剛好有朋友提及Shawn在曼菲斯大學的經歷,有點特別。因此,就在這邊分享一下,這個奇妙的遭遇,以下皆為第一人稱。

由於那間宿舍價格便宜,一晚44美元,其它旅館都80美元以上,在出差津貼不多的情況下,為了省吃儉用,只好住在學校的學生宿舍。這間宿舍衛浴設備是共用的,由於在暑假期間,沒有學生來使用,基本上,衛浴設備都很乾淨。我的房間是在三樓最後一間,有聽過靈異故事的朋友都知道,旅館的最後一間,通常發生靈異事件的機會,是異常地高。

當我一開門進去後,一股特別的氣味飄了出來,就像是地毯潮濕到發霉的味道,但美國大陸氣候特別乾燥,為何房間會出現這種潮濕霉味,我也不太明白。房間裡有兩張床,分別放在房間兩側,但床離地面大概有半層樓的高度,我需要爬上去,才能夠睡覺,不知為何這樣設計,可能是為了擺放櫃子在床底下。

這間房間另一個特別的點,就是它不是採用中央空調,而是架了台分離式冷氣機,這在美國非常罕見,且這冷氣機似乎不怎麼冷,開到最低溫,還是很悶熱。原本我想打開窗戶透透氣,但怎麼打都打不開,所以我就放棄了。

第一晚,我因為剛到,有點累,有又點時差,所以我就早早睡了。也許因為時差關係,睡到半夜,我突然驚醒。這時我的頭開始痛了起來,痛到要用力敲,才會舒服一點。身邊又沒有止痛藥,只好忍著頭痛,心想補眠一下,應該會比較好一點。然而,我怎麼睡,都無法入睡,情緒似乎被什麼東西受到影響。

由於我的床尾是對的房間的門,大半夜的,房間裡面很黑,只有我充電器的指示燈是亮的,可微微地照亮房間門的部份。不過就在此時,我轉身望向房間的門,卻見到一個人影,背對著我,站在門的後面。

我本來頭就很痛了,一看到此景,差點沒昏過去。我趕緊轉過頭,面向牆壁,全身縮起一團。詭異的是,原本悶熱的房間,突然開始變冷,而且是非常地冷。由於宿舍只供一條毛毯,我蓋著毛毯,不斷地發抖著。不知是冷讓我發抖,還是見到人影讓我發抖。

此時房間氣氛非常凝重,我根本不敢回頭去看,頭又非常痛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我本身沒有宗教信仰,只有拿個家人從日本帶回來的御守,但要命的是,御守放在背包裡,背包又放在門旁邊,我根本無法去拿。

這時我感覺到,好像那人影一步步地走到我的背後,一直看著我。當時我是止不住地發抖,加上頭痛,差點暈了過去。我也不敢起身逃跑,只好拿個枕頭,蓋住我的頭,心裡把能念的所有宗教信仰神明的名稱,反覆地唸著,當然我也不會驅魔經文,所以就隨便念念了。

可能唸這些東西,有催眠地效果吧,不知何時,我就睡著了。雖然第一晚有這經驗,但我還是賭它一把,繼續睡第二晚。只是我將此事跟一名加拿大的白人說時,他卻跟我說另一個更令我驚悚的故事。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1):詭異的曼菲斯大學宿舍(二)

在曼菲斯大學宿舍渡過驚悚的一晚後,第二天早上,我到大學的教室,上教育訓練課程。來上課的都是美加地區的白人,有少數的亞洲人,包括我新加坡的同事。由於我高燒不退,這位同事就給我了幾顆藥吃,效用大概持續數小時,但已經足夠讓我安心上課了。

在課程中,我遇到幾名跟我一起住宿舍的白人。其中一名叫麥可的加拿大人,雖然比我高一個頭,也比我壯,但他看起來也病厭厭的,臉色也非常蒼白。我跟他聊了兩句後,抱怨宿舍很悶很潮濕。他也說他住的那個房間,也是很悶很潮濕。

在我們兩人互相抱怨一陣後,我不經意地說我那房間有點詭異。原本我以為白人根本不會怕亡靈,認為只是無稽之談,但沒想到,他卻瞪大雙眼,問我是否遇到什麼奇怪的事。我將人影的事跟他說了後,他說他也遇到類似的事件,但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麥可跟我同時間搬進宿舍,他一進到房間後,就一陣頭暈目眩。他當時認為,是房間的空氣不流通所造成,且他的房間跟我的一樣,是用分離式冷氣機。他感覺非常奇怪,來美國這麼多次,還是第一次見到房間是裝分離式冷氣機的,且要買這種冷氣機,還不知道那裡買,因為美國大部份房子都是中央空調系統。

他一進去就將冷氣開到最強,試著除濕及降溫。他當時也試圖打開窗戶,但窗戶卻怎麼也打不開,於是他放棄了,就直接去洗澡。他洗完澡,再回到房間後,準備將行李箱的衣物,放在床下的櫃子裡。當他打開櫃子時,發現有一本被燒了一半的聖經。雖然他沒有信任何宗教,但見到燒了一半的聖經,也是感覺非常不舒服。不過他也不知該如何處理,就將這本聖經留在櫃子裡,並關起櫃子。

由於宿舍沒有電視,於是他拿本小說,坐在書桌前看。大約晚上十一點時,他感到有些睏意,但他想看完最後一章再睡,所以他繼續翻著書。就在這時,他聽見滴答、滴答、滴答,類似指針時鐘的聲音。他感到非常詫異,因這聲音是突然冒出來,而不是一直存在著。於是他轉頭看,這聲音是從何而來。他看了一圈房間後,沒有發現時鐘,但這指針移動的聲音,卻一直出現。

他忍不住從椅子上,站了起來。當他走向床邊時,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。放著燒了一半的聖經的櫃子,不知何時被打開來。他很確定當時有關起來,怎麼也想不透,櫃子會自動打開。

他上前將櫃子關起來後,更令他毛骨悚然的事又出現了。櫃子下方不知何時,多出了一支錶。這支錶雖然很普通,但就一直發出很響的滴答聲。由於錶聲時再太吵,他撿起錶後,試圖讓錶的指針停下來。

他怎麼看這支錶,都沒有開關可以停下來時,準備將錶拿到房間外的垃圾筒丟掉,這時在他的身後,突然出現一名年輕女性的聲音:「Stop!」

他整個人呆住了,以為太累,出現幻聽。於是他要再將錶丟掉時,又出現一道拉得很長音調的聲音:「S……T……O……P!」

雖然他從來沒遇過類似事件,但也感到有些恐懼。於是他將錶放在書桌上,用書蓋住,接著趕緊上床,關燈睡覺。然而,指針聲並未隨著書蓋上去後,停止下來,反而更加清楚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被吵得實在受不了情況下,想要將錶摔爛。就在他從床上坐起來時,他隱約感到有人戴著那支錶,走到他床旁邊,一直看著他。他雖然膽子不小,但這時也不敢轉過頭,全身更像被定住一樣,完全不敢動。當窗外有車燈經過時,他斜眼看了一下旁邊,確實是有個人影站在他的身邊。

他實在不敢轉過頭,於是面向牆壁,倒頭就睡下去,並用毛毯蓋住頭。這時,他的房間也開始變得非常冷,冷到連加拿大人都受不了。這樣恐怖的情況一直延續到清晨的陽光,透過窗廉照進來後,他才感到站在他身邊的人消失。

而他起床後,發現錶在他床邊的地板上,但他明明前一晚是放在書桌上,並用書壓著。當然他也不想去細究,為何錶會掉在地上的事。

不過也因為他整晚沒睡,所以感到非常疲累,第二天上課時,臉色顯得很蒼白,但也可能是白人緣故。當我聽了他的故事,還在驚嚇不已時,有一名美國人走了過來。他聽到我們的對話,並對我們說,他今早已經搬到旅館了,因為他完全無法再待一晚。

原本我以為我跟麥可的故事已經夠詭異了,沒想到,這名美國人的遭遇更離奇,讓我不知如何渡過第二晚。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2):詭異的曼菲斯大學宿舍(三)

當我聽完麥可不可思議的經過後,另一名叫派屈克的美國人走了過來。他說前一晚也遇到了一些事,原本以為是幻覺,但聽了麥可的遭遇後,認為應該不是幻覺。且在遇到此事後,一大早就跟課程的教授說,要換到另一個旅館住,他不願意再待在宿舍。當然,他一早就將行李帶到了教室,看來是受到非常大的驚嚇,否則不會搬得這麼倉促。

派屈克說,他昨晚進到房間裡,雖然是有中央空調,但似乎沒有作用,因為房間裡很悶熱。當我和麥可一聽見悶熱這個關鍵字,兩人互看了一眼。因為我們都知道,接下來的情況,應該非常不妙。

他接著說,當他把一切安頓妥當後,打開行李箱,拿出一些衣服與毛巾,再將行李箱關起來,準備去洗澡。由於衛浴間在他房間門對面,於是快速地洗了個澡,再回到房間。然而,他一進房間,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。原本是關起來的行李箱,居然被打開了。

他呆了半响後,安慰自己,有可能忘了關行李箱,或忘了鎖起來,所以會自動打開。不過由於他的行李箱上蓋有點重量,要說會自己彈開,也是很牽強,但他不願多想。於是他關起行李箱後,整理一下,就上床睡了。

到了半夜,房間的空調一直沒有作用,他熱到醒過來,將窗戶打開。雖然曼菲斯白天很熱,但到了晚上,氣候卻很涼爽、舒適。窗外的冷風稍微地吹了進來後,他將百頁窗拉上後,又再度回到床上睡覺。

就在他準備入睡時,他隱約聽到窗外傳出一陣歌聲。雖然聲音不是很大,但因為音頻很高,原本睡意沉重的他,又再度醒了過來。他試著用枕頭及毛毯蓋住耳朵,或用耳塞,但還是很清楚地聽到這歌聲。

他仔細地聽,旋律似乎有點像月光曲,但大半夜的,怎會有女子在街上哼著月光曲。就算要哼,也應該是流行曲吧。他感到有點好奇,於是撥開百頁窗的一角,偷看著窗外的情形。

他來回看著街道,偶爾有車子經過,但怎麼看,就是沒有人走在街道上。他說到這裡,問我和麥可是否在半夜有聽到歌聲。我們兩人同時搖頭,因為窗戶打不開,怎麼可能聽到街上的聲音。

接著他說,在沒見到任何人的情況下,他又回去床上睡了。不過詭異的是,這歌聲原本是從窗外傳進來,但現在好像變成從室內傳出來。換句話說,有人在他的房間,哼著悲鳴的月光曲。

他開始感到害怕,因為房間內只有他一個人,沒有其他人在。因此他不知道,這歌聲是從何而來。雖然他想開燈一探究竟,但房間燈的開關在門的旁邊,需要跨過整個房間,才能到達燈的開關。當然,在室內一片漆黑,聽到有女子哼著月光曲的情況下,誰有這種膽量去開燈。

只是時間一久,他也有點受不了,於是咬著牙下床,在漆黑的房間中,走到燈開關的旁邊。然而,當他經過衣櫥門時,發現歌聲是從裡面傳出來。他心想是否有人躲在衣櫥裡惡作劇,或是想要偷他東西。他開燈後,趕緊走到衣櫥門前,想要一探衣櫥是否有人在裡面。 為了怕有人衝出來襲擊他,因此他先拿把椅子擋在他前面,以防有人偷襲。

他小心翼翼地握著衣櫃門的把手,輕輕地將衣櫥打開一道縫隙,就在此時,房間裡的燈突然滅了。他在驚嚇之餘,很清楚地聽見哼著月光曲的歌聲。與之前不同的是,這聲音就在他耳朵旁邊,似乎有女子站在他身邊,靠近他的耳朵,哼著月光曲。

他嚇得不知所措,不敢移動半步,更不趕轉頭或轉身,於是只好就地坐下,閉上眼睛。不過就在他坐下的同時,他行李箱突然發出一聲巨響,像是有人很大力地關他的行李箱。這下他受不了了,想要跑出房間,但不知是太緊張,還是房門出問題,他居然無法打開房門。

在無計可施情況下,他閉著眼睛,靠著感覺又跑回床上,拿起毛毯蒙住頭,全身顫抖不已。就這樣一直到太陽出來,他都無法入睡。第二天一大早,陽光照進他的房間後,他趕緊收拾行李,找學校教授幫他換房間。

我和麥可聽了都認為,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,但我和麥可的錢很有限,他不管如何,都要住滿五天,我則是考慮,是否要搬走。第二晚,我還是決定先住看看,只是我頭痛欲裂,靠著麥可和我一名新加坡同事的藥,暫時紓緩我的病情,但還是要忍著高燒,睡在這間毛骨悚然,外觀看起來像墳墓的宿舍。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3):曼菲斯大學宿舍(四)

雖然派屈克搬離宿舍,但麥可和我,仍繼續在宿舍奮戰。麥可看到我發高燒,給我幾粒NyQuil,說吃了就會倒頭大睡,跟安眠藥差不多,可以治感冒。我想他晚上可能會多吃幾粒,睡著自然不怕有靈異事件的發生。

令我不解的是,以前沒這些經驗,但自寫了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系列後,好像常會出現一些靈異現象,不知是否有某種類似磁吸效應,吸引另一個世界的朋友靠近我。不僅僅在曼菲斯大學宿舍遇到,甚至在馬來西亞出差旅行期間,住檳城的旅館時,也有類似體驗,下一部再慢慢敘述檳城與蘭卡威的奇特遭遇。

第二晚,我仍選擇住在宿舍裡,原因還是為了經費不足,我再賭它一把。由於我每天需要寫報告,回覆給主管,因此,我需要花點時間,來處理我當天的傲告項目。就在我處理完所有工作後,時間已來到了晚上九點。因為頭非常地痛,再加上高燒不斷,所以先吃了麥可給我的藥,再出去浴室,準備洗個澡。

老實說,走廊跟浴室都很明亮,又很乾淨,且又獨立一間,不是大家一起洗的那類型,所以根本沒什麼可擔心的。只是正值暑假期間,一個學生都沒有,且住在同一區,一起上課的白人又不多,整個走廊與浴室,顯得空蕩蕩的。

我走進常去的浴室,剛放下毛巾時,突然浴室的燈閃了一下。我當時頭很痛,沒有想太多,但我從鏡子看身後沖澡區的簾子,突然地飄了幾下。這下我有點緊張了,浴室是密閉式的,且沒有風,簾子怎會自行飄動。為了避免害怕下去,不敢洗澡,於是我趕快地進到沖澡區,拉起簾子,快速地洗一洗。

只是我拉起簾子後,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,在簾子的另一端,注視著我。我全身雞皮疙瘩又起來了,一直不敢閉著眼睛,就連洗頭及洗臉,眼睛都睜著大大的。就怕閉上眼睛,再睜開時,前面會出現一張臉。就這樣,膽顫心驚地洗完澡。

就在我關水,準備要拉開簾子時,我隱約見到有個人形的影子,在簾子後面站著。這下我開始害怕了,怎麼洗個澡都有事。我僵在那裡不動,全身發冷地顫抖著。我不知這顫抖是害怕地抖,還是實在太冷,因為浴室有中央空調。約過了數分鐘,我心想,再不出去,我可能會凍死在這裡。於是我一咬牙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將浴簾打開。然而,我並沒有看到任何人,更沒有什麼不尋常的事。

我想到一定是高燒到多疑,所以才會出現幻覺,不由得笑著打了一下自己的頭。就在我梳洗完畢,準備離開浴室時,我突然聽到一聲很長地嘆氣聲。這時我嚇得逃出浴室,再也不敢進去了。此後,要再上廁所或洗澡時,我改到另一間較遠的浴室。

我一回到房間,立刻將所有燈關起來,上床就將毛毯蓋上,面對著牆壁睡了。幸好藥效發揮作用,再加上白天很累,我很快地就睡著了。睡到半夜,我頭痛到醒來。或許是藥效退了,我好像又再度發起燒來。由於整個房間是黑的,所以我知道天還未亮,但我也不敢隨意亂轉身或轉頭,怕見到什麼不該見的東西。

頭痛了一陣後,我想要再拿藥吃,好繼續入睡,但我將藥放在書桌上,如要去拿,勢必要起來,走到書桌。在聽了麥可及派屈克的詭異經驗後,我實在沒有勇氣,在半夜起來拿藥。我只好忍著頭快裂開的痛楚,勉強地閉上眼睛,盡力試著再度入睡。

這時,我隱約聽到,牆的另一邊出現嘶……嘶……的聲音,似乎有人靠進牆壁,在吐著氣。起初我並沒有在意,以為是外面有學生,但我猛然一想,我這裡是最後一間房,又是高樓層,怎麼可能外面會有人站在牆壁邊,對著我這方吐氣。我實在不敢胡思亂想,但吐氣聲好像穿過牆一樣,進到房間來了,一直移動到我身後,突然轉變成呵……呵……的呵氣聲。

我心想,這又是怎麼回事,難道發燒發到幻聽,但又不像幻聽,因為聲音真實到,好像有人在我耳邊,發出這些毛骨悚然的聲音。我這時動都不敢動,不要說拿藥了,連呼吸都很小心異異,盡量不發出聲音,眼睛更是不敢張開,深怕一張開,會見到亡靈。

就這樣,耗了不知多久,這聲音才離我遠去,但取而代之的事,身後的壓迫感。這種感覺,類似房間有數個人,在看著你睡覺一般。不過因最後過於疲憊,我終於又入睡了。當然,我的高燒與頭痛,依然沒好轉,甚至更嚴重了,但我也萌生離開此房間,轉到附近的旅館去睡的念頭了。
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64):曼菲斯大學宿舍(終)

入住宿舍的第三天,白天一樣忙碌,但一想到晚上回到宿舍,就膽顫心驚。不過因為頭痛,就沒想太多,且當天是去FedEX的總部參觀,回到宿舍都已經半夜兩點了。事實上,就算發生任何事,但因為累過頭,所以根本沒時間去回想或再理會。當然,假如平安度過第三晚,那麼我也不用再追隨派屈克的腳步,搬到學校的旅館去。換句話說,最後一根稻草,在第三晚被壓垮了。

我回到宿舍後,趕緊梳洗完畢,就上床睡了。在睡之前,照樣吃了藥,這也是麥可給我的最後兩粒藥,我趁藥效出現時,趕快入睡。有吃過退燒藥的朋友一定知道,身體在降溫時,會滿身大汗。而我睡到半夜時,全身因為流滿汗水,突然醒了過來。

這次雖然沒有什麼壓迫感,但房間還是一樣悶熱,冷氣開到最強,還是沒有用,於是我再度試著打開窗。當我拉起百葉窗,再次打開窗戶,令我感到不解的是,這次居然輕輕一推,窗戶的玻璃就打開了。然而,就在我將窗戶的玻璃全推上去後,突然聽見一聲嗚……嗚…..的聲音,接著又出現一名女子的嘆息聲。

由於我的窗戶面對馬路,有人走在路上發出怪聲,應該也沒什麼意外,但重點是,聲音是從窗戶左側傳出。我伸頭出去,看了一下左側,卻只有牆璧一片,再過去就一片空曠,什麼都沒有。我再轉頭看了一下四周,路上不要說人了,連個動物都沒有。這下我開始胡思亂想了,四周全沒有人的狀態下,這嘆息聲與嗚的聲音,是從哪裡來。

正當我要將頭從窗戶退回到房間時,我的後頸突然涼了一陣,似乎有人在我的後頸處吹氣。我全身雞皮疙瘩又再度起來,全身僵在窗邊,不知要往前,還是往後。最糟的還不只如此,因為我住三樓,想要跳窗逃跑都沒辦法。就這樣,我僵在窗邊十幾分鐘。

眼見我病還沒好,全身又是汗,這樣僵在這裡不是辦法。於是我慢慢地將頭退回到房間內,就算有什麼東西在吹著我的後頸,我也只能裝不知道了。我始終不敢回頭,腳步往後退了幾步,趕緊跳上床。面對著牆壁,把毛毯蓋在身上,想辦法再次入睡。

雖然我背對著窗戶,但我卻忘了拉下百葉窗。這時我聽到窗戶傳出滋…..滋……的聲音。經歷這幾天的事件後,我不知是太過於緊張,還是精神快要崩潰。一直感覺到窗戶是否有什麼東西爬了進來,當然這是不太可能的事。一方面我住三樓,另一方面,這邊治安雖然不太好,但也不會有人在半夜,爬進學校宿舍打劫,住宿舍的都是窮人,也搶不到什麼錢。

就在這時,窗邊的滋……滋…..聲音停了下來。正確來說,所有剛聽到的詭異聲音,全部都消失了。整個房間非常安靜,靜到我只聽見我自己的呼吸聲。我不知怎地,突然深呼吸了一下,閉住氣息時,卻聽到身後出現,除了我以外的呼吸聲。

我以為是錯覺,我慢慢地吐著氣,很明顯地,那呼吸聲跟我不同步。這時我腦袋一片空白,不知該如何是好,伴隨著呼吸聲的是,又有一陣冷風吹著我後頸。也不知是窗外的冷風,還是脖子後面的吹氣,我冷得全身發抖。由於我實在是太疲累,也不管房裡是否有人,我不管那麼多,就將毛毯連頭一起,將全身蓋了起來。就在我蓋起頭前,突然有一台車經過。這台車的車燈照進我房間,這時我確實見到一個大大的人影,映在牆上。

第四天早上,我馬上去找教授,跟他說換房間的事,當天就搬出去了。有些還住在宿舍的美國人,則對我開玩笑地說,幸好我先離開了,他們還要在宿舍裡受折磨,當然我沒細問他們遇到什麼特別的事。只是說奇怪,我一搬進旅館後,高燒竟然不藥而癒。到底宿舍的人影是誰,詭異的聲音又是從哪裡傳出,這是我到現在還想不透的事。



宿舍外型有點像墓碑

床非常高,裡面空氣不佳,但整體是很乾淨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