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anuary 29, 2017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44):不存在的城市 – 天使的號角篇(八)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44):不存在的城市 – 天使的號角篇(八)

「Shawn、Shawn。」我在昏沉的感覺中,聽到有人在叫我。我努力睜開眼睛,發現我又躺在地上。然而,這次在我面前出現的是安德魯荷恩。

「我是不是又陷入幻覺了?」我一邊試著坐起來,一邊問他。

「噓……」他趕緊用手壓著我的身體,試圖不讓我起來:「你先不要起來,現在情況有點糟。」

「怎麼回事?」我低聲地問他。

「剛才我們進來後,你就昏倒在地,我想應又是被這些聲音所影響。」

「嗯,不知為何,我聽久了這些吟誦聲,就會出現遇到恰克畢斯的幻覺。」我摸了一下太陽穴,因為還蠻痛的:「只是那個幻覺也太過於真實,讓我覺得我身處在兩個世界中。」

「是嗎?」他的表情有些驚訝:「這樣吧,你先看一下身後的景象,我再跟你解釋這些狀況。」

我微微地坐了起來,轉過身看,卻被眼前的景象,嚇得有幾分鐘說不出話來。在穿過那道鐵門後,裡面是一個巨大的岩洞,足足有跟紐約的三一教堂一樣大,且上面裝飾也和教堂內部一樣。前方有一個祭壇,而祭壇後方的牆上,有一尊巨大的天使像。這天使像是翹著腳坐在王座上,並用手托著頭。

祭壇的前方,看起來像大廳,裡面站滿了許多穿著白袍的修士。我先前所聽到的吟誦聲,就是由這些白袍修士發出的聲音。整個場面看起來,像是在進行一場禮拜,或是祭拜。

「現在是什麼情況?」雖然這洞穴有很良好的通風,一點也不覺得悶熱,但我背後冷汗卻開始流了下來。

「果然如我所料,這是重整聖騎士教派的聖壇。」他低聲地說:「那尊天使像,就是路西法,他們在進行一連串的祭祀活動。」

「什麼樣的祭祀活動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就是傳說中的活人生祭。」

我再度被嚇到說不出話來,對於血腥場面,我在暗網看了很多,但都是間接性的影片,這邊卻是將要現場目睹,將活生生的人殺死來祭拜的場面。

「我們現在可以離開嗎?」我問他:「我已經受夠這裡了。」

「不行。」他的表情非常嚴肅:「現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,一定要你去做。」

「什麼事?」我手無縛雞之力,其最大優點就是跑得比別人快一點,如叫我去對抗這些教徒,別說打倒一群人,連一個人都有困難。

他似乎看出我的憂慮,於是拍了下我的肩膀:「別擔心,我不是教你去送死,我直接跟你說明實情吧。」

原來他一直有事瞞著我,這美國佬真的蠻不老實的。

「其實你剛剛在昏迷後,所發生的一切,並非幻覺。」他說:「我只是不想嚇到你,跟你說是幻覺而已。」

「什麼。」我瞪大了眼睛。

「這些教徒所吟誦的出來的,是一種特殊的頻率,能夠讓人到另一個世界,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平行世界。」他解釋著:「重整聖騎士教派,並非是一個傳統的末日教派,他們有著非常強大的研究團隊,試著研究出利用音頻,來控制人心,就像控制這些教徒一樣。」

我看著這些教徒吟誦的神情,像是失去靈魂的人偶一樣,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
「利用宗教來控制人的心智,比利用毒品或一些有形的物品來控制人心,有效多了。」他說:「不過他們萬萬沒想到,這個音頻卻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門。這就像是利用超自然電子訊號異象設備(Electronic Voice Phenomenon;EVP)來偵測另一個世界的聲音一樣。這類的音頻,也被稱為白色訊號。這裡的白色訊號跟一般我們所認知的不一樣,一般白色訊號是在任何頻譜上,有著一個平整的訊號,例如電視在播完時,會出現很多的白色雜訊。而另一個世界的白色訊號,則是在一般人耳可接受的頻譜上,出現不一樣的雜訊,有時可以聽到,有時聽不到,這時就要借助EVP的儀器,將這些白色訊號給擷取出來。」

「這太荒謬了。」我還是不敢相信他所說的。

「不,一點也不。」他繼續解釋著:「基於某種原因,這些音頻在這個世界產生至振動,進而成了我們與另一個世界溝通的管道,甚至讓我們的意識。」

「那麼那些教徒呢?照理說,也應該可以在各平行世界中穿梭啊?」

「由於每個人體質不同,所以產生的效果不同。像你,就到了另一個世界,而在下面的人,可能就只被控制了而已。」

「這麼說,我接收到這些訊號後,被傳送到了另一個世界?」

「簡單來說,是的,你的意識到了另一個世界,並形成一個形體,所以另一個世界的恰克畢斯,可以看得到你。」

「那麼為何我會到另一個世界呢?」

「因為另一個世界的你在呼喚著你。」他說:「可能需要你的幫忙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因為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。」他表情嚴肅地說:「我也是另一個世界的人,被這個世界的我,呼喚過來。」

「這怎麼可能。」就算他說的有理,我還是完全無法接受他所說的一切。

「你看下面發生的狀況,就可以知道我所說的是否屬實。」他指了指下方的祭壇。

我順著他指的方向,往祭壇方向看過去。只見到一名穿著紅袍的修士,走到祭壇上。另有一些白袍教徒,推著十字架上祭壇。我數了一下,總共有十三個十字架在祭壇上,每個十字架都綁著一個人。

由於我視力很好,縱使在約數百公尺以外的距離,我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被綁在十字架上的人的臉。看到最後一個人時,我嚇了一跳。因為我見到被綁著的人,是安德魯荷恩。

「你看到了吧。」他對我說:「這個世界的我,呼喚了另一個世界的我過來,且在我的世界遇到了那個世界的你。或許我來的那個世界,並不是你去的那個世界,但我們在不同世界中,都是有一定的關聯性。」

「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我簡直無法置信,原來我的同事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,這根本不是真的吧。

「也難怪你不會相信。」他繼續解釋著:「由於重整聖騎士教派與光明會為敵,因此他們想要找出所有光明會的十三血脈的後代,進行秘密式的血祭。因為他們認為,要讓光明會的人流完血,路西法就有復活的可能。」

「開什麼玩笑。」我憤憤地說:「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,完全末日教派本質。」

「總之,他們透過音頻來控制人們的心靈。」他說:「路西法復活,你可以視為末日教派的謊言,但他們真實的目的,卻是要讓十三血脈滅絕。」

「這樣說來,你、我、恰克畢斯,在不同的世界中,有著不同的關聯性嗎?」

「是的。」他指了指祭壇上的紅袍修士:「這名紅袍修士,是大祭師,你仔細看看他是誰。」

我將目光望向紅袍祭師,當紅袍祭師轉過身來時,我差點叫了出來:「恰……恰克畢斯。」


下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 – 天使的號角篇(九)
上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 – 天使的號角篇(七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