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anuary 16, 2017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36):不存在的城市(最終章)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36):不存在的城市(最終章)

看來馬丁佛格斯是要丟下我一個人,讓我獨自離開。不過我不懂他為何一定要留下來,於是我打算問個清楚。

「你留下來的用意,是否想等待那位女性朋友?」我問著他:「還是想要到另一個世界去找她?」

「不只這樣。」他回答:「我除了要找回她之外,我還要阻止大衛巴克利的瘋狂行為。因為我找他一起來,原本是想讓他來毀掉這個次聲武器,但他似乎陷入了復仇行動,要繼續啟動這個武器。他的目的,不但是要將阿哥頓從另一個世界找回來,更想用這個武器,來對抗軍情六處。」

「什麼?」我驚訝地問:「這裡不是軍情六處的基地嗎?他怎麼有可能在軍情六處的地盤上,用他們的武器來對付他們。」

「雖然這是軍情六處的基地,不過你一路進來,應該沒有見到半個人影吧。」他說:「嚴格說來,這是一座半廢棄的基地,軍情六處並未派重兵防守,只有阿姆斯壯主義教派份子,會常來這裡巡邏而已,主要是為了抓取從另一個世界回來的居民。」

我的頭又開始隱隱作痛,可能是受到剛次聲波的影響,連視線都有點模模糊糊的。

「現在聽我說。」他的表情非常嚴肅,這也是自我與他合作以來,從未見過他這樣的表情:「因為次聲武器啟動了,這個武器是傷敵一萬,自損七千,所以其傷害的對象,是非常地不可預測,但因為暗室有特製過,所以不會有問題。再來就是這通道的門也是特製的,當時是為了防止次聲波溢出,所以這門會阻隔這裡打出的次聲波。

「好的,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呢?」我緊張地問。

「待會兒,我算準時間,打開門後。你必須要盡力地往回跑,一直跑到通道的門外,並關上門。記得,千萬不要回頭。」

「這個我有聽說過,回頭的話,靈魂就會被吸走。」

「不,不會,沒有人會吸你的靈魂。」英國人顯然不懂得幽默,他還是很嚴肅地說:「這次聲波是每五分鐘啟動一次,只是你回頭的話,可能會讓你沒時間跑完這條通道。」

幸好我平常有練習跑步,這路程大約一公里多一點,如以我現在的狀況,再加上逃命的狀態下,腎上腺速有可能激增,應該可以逃得出去。

「好的。」我握著他的手,有些感傷地說:「我也感謝你帶我到這裡,也讓我知道了這些秘密。」

「嗯,別說這麼多了。」他看了一下錶:「你準備好了嗎?我們時間不多,我估計,這地方應該沒多久,就會整個消失了。」

「我準備好了。」我深吸了幾口氣,全神貫注,隨時準備出發。

他讀著錶的秒數後,拉開鐵門,大喊一聲:「走吧。」

我連頭都不回地,就衝向外面。雖然我來不及,也不敢跟他道別,但我隱約地聽到他說:「再見了,我的朋友,如果我能從另一個世界回來的話,我們會有再見面的一天。」

我當時心情非常複雜,畢竟與他合作多年,他就跟兄弟一樣對我,在此刻分手後,不知還會不會再見。不過我現在只知道,要盡力奔跑,否則下次與他見面的地點,可能就真的是另一個世界了。

基於我有絕佳的方向感,與平時訓練跑步的能力,讓我能在昏暗的通道中,順利地往前跑。我一邊跑,一邊算時間,除此之外,腦中一片空白。現在的我,只想跑出這個地方。

我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岔路,最後終於見到來時的鐵門了。就在此時,我的頭與耳膜又開始隱隱作痛了起來,看來次聲武器是發動了。鐵門是關起來的,假如鐵門被鎖上,我絕對會死在這裡,因為我連開鎖的時間都沒有。

當我衝到鐵門前時,我的頭已經是痛到快裂開。因我對超高頻或超低頻音,都會有類似的情況。當我年幼時,經過電動門,都好像有種電流經過我的腦袋,雖不致疼痛,但非常不舒服。

現在的感覺,就像是發高燒一樣,頭痛得不得了,搞不好用手搥幾下,還會緩和疼痛。我衝到鐵門面前,心想,不撞也會死,撞了搞不好還有奇蹟發生。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使盡吃奶的力氣,一邊用手肘對準開門的門把,一邊用身體猛力地撞過去。

當我撞上鐵門後,我整個人飛到外面,跌在地上翻了幾圈。這時,我下意識地想起馬丁佛格斯的話,立刻從地上站起來,轉身準備將鐵門關上時,突然被面前的景象嚇得說不出話來。

我身後居然空無一物,只有一大片草原,什麼通道、鐵門、濃霧,全都消失了,我身處在一個空曠的草原上。

我呆了半响,心中不斷出現疑問,這到底是什麼地方,難道之前所發生的一切,都是夢嗎?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我的頭還是在隱隱作痛,可能是次聲波的後遺症。

我仔細地在四周繞了一圈,確定四周的景象不是投影,而是真實景象。接著我靠著本能性的方向感,朝著我跌在地上的方向往前走,因為那很可能就是我來時的路。

雖然一路上的景象,跟來時完全不同,但我的第六感對我說,我的方向是對,於是我一直往前走。整條路並沒有見到任何修士,且沒有半個人影,我懷疑我是到了另一個世界。

走了一段時間後,我隱約見到馬丁佛格斯的車。當時我是感動到快要哭出來,因為當時只有我一個人,且我真的認為,全世界只剩我一個人。我坐上車後,照馬丁佛格斯所說的,往前開去。雖然英國是右駕,但我曾在馬來西亞開過車,還出過車禍,但慢慢開,應該還是可以應付得了。

當我開到有人煙的地方後,我總算鬆一口氣了,全身感到非常地疲累,大概是神經緊繃太久。我找個旅館住一晚後,第二天,我準備坐飛機離開英國,回到台灣。

當我到了希斯洛機場後,拿著我的護照,向航空公司的櫃檯服務人員確認機位。然而,服務人員卻用很久的時間來查詢我的資料,時間久到,連後面排隊的人也不耐煩了起來。

這時,服務人員對我說:「Mr. Chen,你剛說你的機票是飛回台灣,但奇怪的是,上面你訂位的記錄,卻是飛到法國巴黎?你是不是記錯了?」

「什麼?」我愣了一下,我怎麼可能會訂到巴黎的機票,於是我再請服務人員幫我確認機位,搞不好是弄錯了。

「你的機票的確定是到巴黎。」服務人員再次確認後說:「因為是依照你的護照號碼來查詢,所以這是不會錯的,除非你自己訂錯機票。」

就在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時,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當我接起來時,聽到很熟悉的聲音:「Shawn,你這時候應該到了機場了吧。」

這……不是馬丁佛格斯的聲音嗎?我正要回話時,手機裡繼續傳出:「當你聽到這通電話時,我可能在另一個世界了,但你必須到法國巴黎一趟,要幫我找一名法國女子,她會告訴你怎麼做。」

我聽了半天,還沒進入狀況。馬丁佛格斯繼續說:「你到機場的寄物櫃,寄物櫃的號碼與密碼都是我的生日。你打開後,裡面有個背包,那是要給你的東西,會對你有幫助的。再見了,我的朋友,我相信我們會再相見的。」

「等……」馬丁佛格斯說完後,只聽見嗶……的聲音,原來是答錄機。

我立刻向服務人員確認我的行程,改到法國巴黎去,並照著他的話,找到他指定的寄物櫃。我打開後,果然見到一個背包。

我拿出背包後,立即打開,只見到裡面裝著一條全視線的墜子,也就是他之前給我看的那一條,他女性朋友留給他的墜子。另外,還有一張紙條,上面記載著:「巴黎郝斯曼大道21號(21, Boulevard Haussmann, Paris),瑪緹奧莉維耶(Martine Olivier)。」

我整理好背包後,往登機門方向走去,準備離開英國,向法國巴黎出發。

不存在的城市 全文完

下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 - 天使的號角篇(一)
上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(十三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