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anuary 11, 2018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351):亡靈的證詞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351):亡靈的證詞

葛林伯瑞爾亡靈(Greenbrier Ghost)為美國於1897年,美國法院當時採用亡靈的話,作為證詞來定罪殺人犯的一樁罕見的,以亡靈為證人的案件。美國法院以未知的力量來判決的案件,包括了知名的貝爾女巫殺人事件(Bell Witch),以及阿米提維爾事件(The Amityville Incident)。
Source:https://activerain-store.s3.amazonaws.com/image_store/uploads/8/0/1/1/7/ar136927352071108.png

1896年,一名住在葛林伯瑞爾的女子柔娜希斯特修(Zona Heaster Shue),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,認識了37歲的鐵匠艾德華修(Edward Shue),並不顧家人的反對,在一週後,與艾德華修私奔,並毅然決然地結婚。

三個月後,1月23日,一名小男孩受雇用送東西到她家。在敲了幾下門後,卻沒有見到半點回應。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時,房門突然自行打了開來。小男孩雖然很詫異,但還是走進去,探一下裡面的狀況。

就在他踏進房門後,突然聽到傳來一陣啜泣聲,並感到房裡一陣冷風,向他吹了出來。當他完全推開房門後,啜泣的聲音突然停止。然而,出現在他面前的,卻是一名女子,動也不動地倒在樓梯上。他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壞了,連滾帶爬地跑回家,告知他媽媽,並通知喬治科納普醫生。小男孩接著跑到艾德華修的店舖,通知他此事。

艾德華修得知後,立即跑回家。他不顧喬治科納普醫生與其他人的意見,逕自將柔娜希斯特修的屍體,抬到她的房間,並將門鎖上。眾人覺得好奇時,他把房門打開後,眾人見到柔娜希斯特修已經穿上出殯用的衣服了,較特別的是,這件衣服是高領的。艾德華修抱著她的屍體痛哭,並不斷地撫摸著她的頭。雖然喬治科納普醫生發現柔娜希斯特修的脖子有傷痕,懷疑事情並不單純,並開出的診斷結論為永久昏迷(Everlasting Faint)。這診斷結論非常罕見,因為並非死亡,但艾德華修還是逕自將她草草下葬。

外表看來,艾德華修喪妻,哀慟不已的情況下,就算柔娜希斯特修的屍體有異,也不會有人懷疑艾德華修有問題,反而同情他。然而,就在此時,有謠言傳出,艾德華修曾在柔娜希斯特修前,結過兩次婚。第一次婚姻,留下一名小孩,但在第二次婚姻時,他的太太突然死亡,死因一樣不明。而柔娜希斯特修,也是同樣下場。

柔娜希斯特修的媽媽,瑪麗珍(Mary Jane),對他沒有什麼好感。在她的女兒死後,他深深懷疑,是艾德華修下的毒手,但苦無證據。數日後的一個晚上,熟睡中的瑪麗珍,突然被一陣哭泣聲驚醒。她睜開眼看,只見到一名長髮女子,脖子像是折斷一樣地歪在一邊,爬到她的床邊,對著她哭訴,說艾德華修因為她的一件錯事,就將她的脖子折斷,讓她痛苦而死。而她現在只剩一個人,感到好冷、好孤單。

原本被嚇得半死的瑪麗珍,聽到這名長髮女子的聲音後,確認是她的女兒柔娜希斯特修。當她正要開口問話時,柔娜希斯特修突然消失不見,只留下錯愕的她。往後的連續四晚,柔娜希斯特修都來找她,說著同樣的話。

瑪麗珍將此事告知當地檢察官約翰奧佛普瑞斯頓(John Alfred Preston)後,檢察官聯合喬治科納普醫生,再度開棺驗屍。詭異的是,艾德華修堅持柔娜希斯特修不能下葬,甚至連棺木都沒有閤上。他的種種行徑,著實讓人感到懷疑。於是檢察官在連日的訊問後,決定將他起訴。

雖然要將艾德華修定罪的證據薄弱,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,法官居然採信瑪麗珍的證詞。精確來說,法官採信瑪麗珍代言柔娜希斯特修的證詞。雖然艾德華修到最後,仍未認罪,法官甚至認為他還在狡辯,於是判他終身監禁。

雖然艾德華修關進監獄,但仍有他的朋友認為他是無罪的。而柔娜希斯特修的親友們,則認為他應該判死刑。詭異的是,當時的兇屋,現已改建為旅館,仍有人會在葛林伯瑞爾小鎮的這間旅館裡,在半夜睡覺時,見到脖子折斷的柔娜希斯特修,爬到他們的床邊,對他們哭訴著她的不幸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