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May 11, 2017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81):無法死亡的男子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81):無法死亡的男子

麥可馬洛伊(Michael Malloy)是一名謎樣的男子,他幾乎是不死之身的代名詞。他是名愛爾蘭人,於1920年代移居美國紐約,但這也是讓他遇上死神的地方。他曾擔任消防員,但在退休後,他成了一名有酗酒習慣的流浪漢。1933年一月,有五名詐領保險人士,看上這名流浪漢無依無靠,也沒有任何親人的情況下,替他保了三份高額的死亡保險後,再想辦法讓他自然死亡,以領取高額保險金。

這五名人士中,有一名叫湯尼馬利諾(Tony Marino)的男子,擁有一間酒吧。他為了要讓麥可馬洛伊酗酒而死,於是給他無限制暢飲酒吧裡,所有的酒。第二天,麥可馬洛伊將全酒吧的酒喝完後,他並沒有死,且好端端地坐在酒吧裡,還想繼續飲酒。

接著這五人在酒裡加了大量的防凍劑,也就是甲醇,讓他喝下去。他再次喝完酒吧裡,每一瓶加了甲醇的酒,一直到醉倒,都沒有發生任何事。接著讓他喝馬搽劑,也就是擦馬身體的油,再加入松香水,讓他再喝一整晚,他仍是活著。甚至他們在酒裡,驂了老鼠藥,又讓他喝一整晚,他還是沒有死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他身體連一點病痛都沒有。

這五人小組因曾見到有人吃生蠔,配上幾杯威士忌後,就猝死,於是打算效法此人的死亡過程,用生蠔泡進木醇後,讓他吃下去,但吃到他吐為止,仍沒辦法殺死他。接下來,他們用更狠的手段,將地毯釘放進沙丁魚三明治中,讓他吃下去。其結局還是一樣,他彷彿沒有事發生一般地好端端活著。

他們試了很久都不奏效後,決定將他全身脫光,丟他在極寒的天氣裡,讓他凍死。當時的氣候為−26 °C,極度寒冷。他們怕麥可馬洛伊還不死,甚至用一桶冰水淋在他身上,讓他快點凍死。然而,在第二天的早上,麥可馬洛伊仍像以往一樣,全身無傷地坐在大雪裡。他不但沒事,還想到酒吧裡喝酒。

這五人小組的手段是越來越狠,他們開著一台車,以七十二公里的時速,撞向他的身體。這次他終於受傷了,全身多處骨折。五人小組以為他這次死定了,但他在醫院躺了三週後,身體完全康復地出院了。

在這謀殺行動歷經一個月,仍無法殺死麥可馬洛伊的情況下,五人小組決定用最後的手段。他們將他綁起來,並用煤氣管,插入他的喉嚨,打開煤氣開關,直接對他的體內灌煤氣。在經過一個小時的殘忍酷刑後,麥可馬洛伊終於死亡,法醫驗屍結果是大葉性肺炎,所引起的肺衰竭而死。不過諷刺的是,因為麥可馬洛伊為非自然性死亡,因此這五人小組無法領取保險金。

數日後,鎮上的警察聽到無法死亡的男子,麥可馬洛伊的離奇傳聞,於是展開調查。在調查終結時,發現是這五人小組為詐領死亡保險金,對麥可馬洛伊進行謀殺行動。最後法院判決,除了一名犯行較輕的男子,判為無期徒刑外,其他四人全被判坐上電椅的死刑,結束了這令人髮指的殘酷暴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