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anuary 12, 2017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32):不存在的城市(十)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32):不存在的城市(十)

我原本以為他聽了大衛巴克利的話後,情緒會很激動,畢竟一個從未謀面的人,在見面前夕消失了,不論誰都會非常難過。然而我猜錯了,馬丁佛格斯的還是一如往常般的冷靜。

過了不久,馬丁佛格斯將車子停在路邊,對我們說:「我們到了。」

我跟著他們兩人下車後,想要知道目前到底在哪裡,於是我拿出手機,打開谷歌地圖,但手機卻怎麼樣都無法定位,真是詭異至極的地方。

這時,我看了下四周,發現到現在的濃霧又比之前的更大了,能見度大概只有一、二公尺,忍不住埋怨了一下:「霧怎麼這麼大?」

「你應該慶幸今天霧很大。」大衛巴克利不客氣地對我說:「如果今天的天氣很好,視線良好,我們很可能會被守衛發現。」

我想他所說的守衛,應該就是我之前看到穿著白色長袍的修士們。

「Shawn,你緊跟著我們。」馬丁佛格斯跟著說:「從現在起,每一步都很危險。」

「好的。」我點點頭:「那麼誰可以告訴我,我們現在要去哪裡?」

「既然你要跟來,那就跟著我們走就是了。」大衛巴克利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。他的這個笑容,讓我有點不寒而慄。

馬丁佛格斯並未說什麼,他與大衛巴克利開始移動腳步,往濃霧的另一方走去。此時,一旦我跟他們分開,我可能會永遠都回不來了,因為我現在已分不清東南西北了,手機地圖又失效,唯今之計,只有緊跟在他們後面。

英國人走路雖然速度不快,但因為腿特別長,所以他們走一步,等於我跨兩步。雖如此,但我還是繃緊神經,深怕跟不上它們。

兩個人開始走離公路,往公路邊的草原走去。這片草原雖然被濃霧罩著,但我很肯定的是,我之前陷下去的地點,就在這裡附近,所以我是走在他們的正後方,跟著他們在草原上留下的腳印走,不敢踏到旁邊一步,深怕又再陷到土裡。

在行進途中,我隱約聽到兩人的對話。

「新世界秩序的藍光計畫,基本上是以特殊的投影設備,將神或其他異常的影像,投射在天空中。甚至是投射出一座城市,讓人誤以為有天國的存在。」大衛巴克利解釋:「阿姆斯壯主義教派與軍情六處認為,現代的人用影像洗腦,已經不太可能上當,因此他們採用另一種方式。」

「什麼方式?」馬丁佛格斯問:「該不會是利用聲音吧?」

「是的,就是使用極低頻的聲波,來將這邊的人進行洗腦。」

「極低頻的聲波?那不就是所謂的次聲(Infrasound),這應該是被多國政府禁用的技術啊。」馬丁佛格斯的聲音,聽得出來有些怒氣。

我一聽到次聲,就想起迪亞特洛夫事件。當時一群俄羅斯人爬烏拉爾山的東坡,結果全部離奇地死亡。有許多人推測這事件發生的原因,其中有一個推斷是有關次聲的。有一些專家認為是飛行物經過烏拉爾山時,無意間發出次聲,讓這些登山者出現幻覺,以為雪人要出現,或是有巨型怪獸要襲擊他們,造成這些人在逃跑時,凍死在雪地上。我萬萬沒想到,阿哥頓的事件,會與次聲有關。

「你說得沒錯。」大衛巴克利接著說:「我當時就是為了這件事,與主管們吵。因為當時這技術不成熟,如貿然使用,恐怕會失去控制,屆時就會讓整個小城與人民,受到傷害。」

「所以說,你的勸說不但沒人聽,還讓軍情六處從上到下,都對你心生不滿,ˋ極力想把你搞走。」馬丁佛格斯說。

軍情六處的內鬥是異常兇狠的,我曾見過暗網論壇中,有人對軍情六處的描述。大略是說,軍情六處的人無血無淚,在內部有內鬥,在外部則樹立許多敵人。他們替英國政府帶來不少麻煩,英國政府甚至一度想要關閉軍情六處。

「對於使用次聲來對付自己的人民,這件事就非常不道德。」大衛巴克利說:「為了這件事,我與多位主管吵過架,但沒有人聽我的話,我當時非常心灰意冷,想想乾脆走掉算了。」

我到此才明白,原來藍光計畫不只有影像投射這麼簡單,且還包括用次聲這種毀滅性武器。暗網的文件天堂,有幾篇提到次聲,也就是用極低頻的聲波,來催眠人類,使其達到某種目的。由於聲音過於低頻,所以一般人是聽不到的。然而,一旦出現疏忽,則有可能出現毀滅性的災難。換句話說,阿哥頓的消失,必定與次聲有關。看來我離真相也越來越近了,只剩下一點還未能想到的是,軍情六處到底是如何利用次聲,來將這小城搞到完全消失, 一點瓦礫都不剩。

當我在思考他們對話的同時,大衛巴克利突然叫了一聲:「到了。」

下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(十一)
上一篇:不存在的城市(九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