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December 30, 2016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21~222):斷頭台上的惡靈

不為人知的都市傳說(221~222):斷頭台上的惡靈

歐根訥魏特曼(Eugen Weidman)是最後一名公開送上斷頭台的罪犯,他的犯案故事,比較類似美國史上最惡殺手之一的泰德邦迪(Ted Bundy),兩人同樣是以俊美的外表,騙取他人的好感,並加以殺害。當然兩人也同樣被處以極刑,泰德邦迪是坐上電椅而死,而歐根訥魏特曼則是被送上斷頭台。兩人在死後,同樣地都傳出靈異事件,並傳說由於他們兇狠的程度,連地獄都不敢收,以致於他們的靈魂,仍在人間不斷徘徊。


斷頭台原本是法國處決罪犯的刑具,然而,在法國大革命之時,法國國王路易十六與瑪麗皇后,也雙雙被送上斷頭台,從此斷頭台成為法國大革命的象徵。對於斷頭台的一些記錄,由於這個刑罰過於殘忍,阿道夫希特勒(Adolf Hitler)愛上這個刑罰,根據史料記載,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,德國共在二十座城市裡,建造這個斷頭台。在1933年到1945年間,共有一萬六千多名德國反對人士或政治犯,被送上這個斷頭台,進行處決。雖然在1977年,最後一名罪犯哈米達亞度比(Hamida Djandoubi),被送上斷頭台後,他同時也是最後一名在歐美國家被斬首的罪犯後,自此在歐美國家,再也沒有罪犯被斬首。而斷頭台也在1981年,被法國政府公開廢除後,再也沒有出現在世人面前。

歐根訥魏特曼是一名德國人,他家人曾為了讓他躲避第一次世界大戰,送他到祖父母家居住。雖然他是富二代,但卻有偷竊的嗜好,曾失風被關入監獄數年時間。他在監獄裡,認識了一些伙伴,並在被放出後,伙伴與他一起到了法國。他不但沒有改過向善,反而更進一步地綁架,到法國遊玩的觀光客。

他們綁架第一名觀光客時,由於這名觀光客極力反抗,於是他們讓他離開。第二名被綁架的觀光客,是一名來自紐約的年輕女性。這名女性以為遇到了真命天子,她寫信給她的朋友,說她愛上了歐根訥魏特曼,一名來自德國的美男子。不過不幸的是,歐根訥魏特曼為了搶奪她的財物,將她勒死並埋了起來。

歐根訥魏特曼接著僱用一名司機,帶他遊玩法國河邊時,將他殺害,並偷走他的錢。最殘忍的是,他曾誘拐一名護士珍妮凱勒(Janine Keller),帶著她到楓丹白露宮附近的郊外約會時,用槍將她打死,且斬斷手腳,將她棄屍於郊外的一個洞窟中。手段異常殘酷,但目的只是為了偷取她的財物。

珍妮凱勒被害現場:
Source:http://murderpedia.org/male.W/w/weidmann-eugen-photos-4.htm

自此後,他不斷地殺人取財。他先是矇騙電影製片人羅傑勒布朗德(Roger LeBlond),說他自己曾拍過電影,擁有許多影迷,想要與他合作,約他在巴黎的一間劇院,單獨見面。羅傑勒布朗德見到他有帥氣的外表,因此不疑有他,到了約定的地點。

歐根訥魏特曼見羅傑勒布朗德獨自來到,趁他不注意時,拿出隨身攜帶的手槍,往他後腦開了幾槍,當場將羅傑勒布朗德的頭部打了個洞。歐根訥魏特曼從他身上拿了數千法郎後,揚長而去。

羅傑勒布朗德屍體:
Source:http://murderpedia.org/male.W/w/weidmann-eugen-photos-4.htm

接著他約了曾一起被關在獄中的另一好友,弗里茲福爾摩爾(Fritz Frommer)出來,以類似手法將他射死,並搶走他身上的財物。在一連殺了數人後,最後一名被殺害的是房仲商人雷蒙雷斯伯瑞(Raymond Lesobre)。他也是以同樣手法,趁著雷蒙雷斯伯瑞背對著他介紹房子時,拿起手槍,朝他後腦開了數槍,搶了他的財物而跑。

由於他的犯案手法非常兇狠,被巴黎警方列為首號要犯,並發動全市警力來逮捕他。當警察找到他藏匿之處,並準備拘捕他時,他卻拿出槍來,朝警察開了幾槍。幸好這些警察訓練有素,躲過槍擊後,將他擊昏,並拘捕到案。最後,幾次出庭下,他被法官判了死刑,且是最極端的斷頭台之刑。

1939年6月17日的清晨,在民眾的圍觀下,他被送上斷頭台。不過他的傳說並未因為上了斷頭台而結束,因為他在死前,喃喃自語地說,要詛咒讓他上斷頭台的人,自此,他的靈魂,便附在這個處死他的斷頭台上。

在歐根訥魏特曼死後,這個斷頭台就被塵封起來了,同時法國政府也不再公開這個恐怖的刑罰。表面原因是說,法國政府認為這個刑罰過於殘忍與野蠻,因此不能忍受這樣的刑罰,但事實上,因為斷頭台斬過太多人的首級,這個斷頭台已經是惡靈的棲身之所了。

在1939年後,法國政府原本要將此一刑具,展示於民眾面前,也就是放在公開場合,讓民眾參觀,但當時有部份的管理員,在看管這個刑具時,半夜會聽到一些怒吼與哀嚎交錯的聲音,從這個刑具發出來。

曾有兩名管理員,在看管這個刑具時,因感到無聊,便開始喝起酒來。一直到了凌晨,其中一人不勝酒力,昏睡在地上。另一名管理員,準備收拾酒瓶時,突然聽到一個人在淒鳴的聲音。原本只有一道聲音,但過了一會兒,淒鳴聲越來越多,並圍繞著他們。

這名管理員因喝了點酒,所以膽子有點大。他想找出這些淒鳴聲的原因,於是他循著淒鳴聲的來源,走到了放置斷頭台的儲藏室。當他伸出手,握住儲藏室大門前的把手,準備要打開大門時,突然有另一隻手伸了出來,穿過他的手,握住儲藏室大門的把手,並感到似乎有人對著他的後頸部吹著寒氣。

他被嚇到酒醉都醒了,全身不斷地顫抖著,頭也不敢回過去看。這時,儲藏室的門被打了開來。眼前的景色,讓他嚇得跌坐在地上,差點嚇到尿出來。他見到有無數個無頭的靈魂,不斷地用手抓著斷頭台,感覺像是想要斷頭台還他們的頭回來。

在這件消息傳出後,法國政府暫時擱置公開這個斷頭台的想法,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。一直到了1977年,最後一位站上斷頭台的哈米達亞度比,執行完他的死刑後,這個刑具就永遠地被封印了。不過法國政府在當時,仍希望能夠有地方展示這個刑具,以作為歷史的見證。只是這個刑具仍傳出許多靈異事件,法國政府遲遲不敢對外公開。

經過30年的時間,法國政府決定在奧賽博物館,展出這一個恐怖的刑具。只是這已不是當時的刑具,而是仿造1872年,由里昂阿芬賽柏格(Leon Alphonse Berger)所設計的第一代斷頭台重置版。至於傳出靈異事件的斷頭台,是否仍存在國家的倉庫裡或被銷燬,就不得而知了。

第一個角度:

另一角度:
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